酥霖。再集赞活什么活

die了

是,一个极点cp安利

跨剧组邪教了
我jio双黄都有粮嘉天明明一样的萌……。
嘉德罗斯x黄少天 麻油热度所以瞎打tag

两个人都超级耀眼啊,又慕强,就凑一块让他俩打架去嘛(……)

最吸引的还是气质,“老子天下第一”那种骄傲自信的感觉,同时他们又都有这样的资格。

黄少是把最锋利的剑,却蛰伏暗中故意遮掩,看准时机基本就是一击必杀的结局。而嘉德罗斯,诶呦那叫一个锋芒毕露,浑身自带高瓦数灯泡的一个耀眼过分的发光体。不我没有黑我真的爱他(……)

这也算反差萌叭。

然后最有意思的还是两人一起发光的时候,妈耶。

就,码着码着突然有点想写俩灯泡精的故事(ntm)

什么泥石流脑洞。

想象出来和实际写出来的完全不同呜,本来有超多想夸的最后成了嘛玩意。

die了,哭着要粮空手套白狼的典型例子。

不吃也不要打我了我们all黄女孩要和谐相处共建美好家园(……)

我就圈地自萌好了,颓掉

若许流年(花吐预警

*潜水狗上交组织系列
*cp见tag
*我可能是个专业的,
专业ooc的。
*贡献的第一篇文的确是篇联文
*时间线瞎……搞,哦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改着改着就越来越偏离原画风了惹/倍感绝望
*好的这er蠢比凤兮亦或青辞/突然自我介绍
*继续 @谋图【臣听风雨】
*诶嘿话多望不嫌弃
*给看完以上这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小天使们笔芯!
☆前文烦请戳主页,上戳我中戳她。
实在不知道这个文字链接要怎么搞了xd

张佳乐讨厌透了现在的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或许他明白。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窝在房间里,还要拉上窗帘。
喉间突然穿来一阵腥甜,伴随着咳嗽声出现的不是鲜血而是尖端带些红色的花瓣。
一大片的,就这么缓缓落下来。
就和他的百花缭乱一样华丽至极。
就这样吧。
他想。
如果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了的话,至少那个人会记得自己吧。
那可是繁花血景,一万年的信仰,一万年的辉煌。
自己怎么敢亲手了结呢。
‘微笑着等待你宣布我的死期。’
耳机里不断单曲循环着黄少天推荐给他的那首歌,当初莫名其妙的下载下来,现在看来却再合适不过。
病名为爱,药名为你。
当然也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张佳乐心里少的那点逼数,黄少天早就有了。
但他没点破,就像张佳乐也没点破他对叶修的那点破事儿一般。
可惜两个人互相理解的有点过头,连助攻都没送几个的后果就是两对儿一对也没成。
还真特么的可歌可泣。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夏休,张佳乐那边实在是不能拖了的时候。
黄少天终于,看不下去了。
当即打了个电话就拎上叶修,风风火火的赶去了Q市。
毕竟叶修是真的自觉,夏休期第一天就跑过来蹭吃蹭喝。
呵,男人(。
黄少天推开张佳乐的宿舍门时,他正在收拾行李。
地板上到处散着血红的花瓣。
“哟傻天你来了啊,来来来坐。我跟你说你乐哥我怕是快撑不住了要是哪天我走了记得帮我保守秘密啊。”
话音未落,孙哲平直接把门完全推开,走了进去。
“什么秘密?”
“我……”
就在张佳乐有些茫然无措的时候,孙哲平一把拉过他,吻了上去。
一朵完整的花蕾就这么落了下来。
盛开。
消失。
叶修很适时的为他们关上了门,黄少天也很识趣的走了出去。
门外的两人相互望着,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黄少天先打破了这和他完全不搭调的寂静。
“话说花吐症这个病怪少女心的哈,老叶你不会也得吧?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我可能会笑一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会。”
“哈?为什么?”
叶修只是笑,特别纯良,纯良到让人无法想到画面的那种。
"那你呢?"
黄少天也笑,低着头以蚊子般的声音说出了那句话:
"……这不是有你嘛。"
两人在最后才突然醒悟一般,同时伸出手撕开了那层窗户纸。
我这不是。
有你嘛。

————————
其实少天那段本来我用的是蛤蛤蛤的,后来看了一遍后默默删掉改成了哈哈哈。
我们不投毒,真的不投。
其实这篇文几星期前就该发了的,结果没发出去。
截图又发不完,有图限的。
然后就暗戳戳的开始改,改到最后我特么也不知道原稿到底是啥了。
而且还缩水了不少/咸鱼望天
我可能就是个傻子吧。

若许流年(花吐症预警) (上)

*诶嘿萌新报道
*潜水狗上交组织系列
*别说我组织还有点多
*cp见tag
*贡献的第一篇文大概是篇联文
*手动 @暮墓荒芜
*一句话喻王喻于是不敢打tag系列
*诶嘿废话多的一批望不嫌弃
*最后给所有看完前面这一段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小天使笔芯!
☆联文指路:
http://glory-with-you.lofter.com/post/1f063c84_114fa00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乐乐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本剑圣了哈哈哈哈哈哈这下真的成百花缭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诶哟不行,为了保证本剑圣不说出去,这顿你请。”

张佳乐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是冷漠的盯了好大一阵那个笑得像个煞笔的黄少天,然后直接用筷子夹起一块还在冒白汽的肉塞进了那家伙的嘴。

“卧槽……嘶……妈耶好烫!!!”

黄少天差点没拍桌而起。

这这这……谋杀!赤裸裸的谋杀!

“得得得,黄烦烦你闭嘴行不行啊我请就我请你这么大声是想被发现然后明天上电竞头条哦。”
“行行行……老板再点几个招牌菜!嘶……张佳乐我我记住你了。”
“嘿呀那我还真是感谢你记住了我哦所以呢?”

“emmmm……”
……
算了咱们转个镜头,时间调回两个小时前。

张佳乐得了花吐症。

就那天,霸图和蓝雨打友谊赛,下场后张佳乐就直接蹭了黄少天的宿舍,在微博刷到“繁华血景”时,突然就咳了几下。

这咳一下吧,倒确实没啥事儿。
但他咳出了花瓣……

并告诉了黄少天。
……

再然后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
好了我们再把镜头转回来。

“所以说啊乐乐。”

张佳乐静静的等着黄少天的下文。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说吧,孙哲平?”

张佳乐没有接话,黄少天只是拍了拍张佳乐的肩,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然后眸中散发出了诡异的光。

“别怂啊乐乐,你看看我们队长和隔壁他药的大眼儿,多主动啊,是吧?虽然我很不爽王大眼儿那家伙就是了居然拐我们队长……”

黄少天你歪楼了【bu】

然后张佳乐就不乐意了。
“黄少天你说谁怂呢?”
“好好好,乐乐冷静,你不怂你一点也不怂,你只是从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张佳乐表示想打人。
卖闺密,要的私。

……
第二天,当张佳乐回霸图并收到孙哲平发过来的去Q市的机票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问孙哲平干嘛,孙哲平没有回他一句。
……???
黄少天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嘿乐哥我的四十米长刀呢?黄少天你是真的皮。
他开始暗戳戳的,给叶修发消息。

“黄少天你不是要搞事吗,来来来,乐哥陪你。”
〖叶修在吗?我跟你说一件事儿哦,关于黄少天的。〗
【少天大大?张佳乐你想干什么?/挑眉】
〖去去去一边贫去,我认真的。〗
【说吧,啥事儿值得你二乐这么认真啊?】
〖滚滚滚!!!我可告诉你啊,你再不去G市,黄少天怕是要被拐走了啊详情不细说总之不去的话后悔了别怪我啊!〗
然后对面就没回话了。
张佳乐满意的看了看手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我那个所谓的煞笔闺密。
他笑得一脸……额,莫名灿烂。

让远在G市的黄少天打了个寒颤。
嘶……从头冷到脚。
——————
并不知道自己在码什么玩意儿完全凭着感觉走qwq
然后就丢下了这个坑【捂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到底在干什么【瘫】
漓漓我对不起你qwq【可以这样叫吧?】
如果觉得不好接的话可以直接告诉窝窝马上就去改/随时都可
结尾吹波漓,看完文觉得她(他?)特别棒!
打call!